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追杀!

作者:阎ZK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诸多武者,各展奇招,气机鼓荡之下,整个院子都被汹涌的杀机所占据。

    气浪震动,绵延如云雾。

    外面的武者一时间心中好奇非常,想要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?#35789;?#24773;,但是却又不敢往前,只敢远远站着,竭尽全力,瞪大了双眼,?#28010;?#30447;着仿佛云雾起散的气浪,希望能看到些许痕迹。

    巨大的轰鸣声音震荡着,像是有肉眼无法看到的怪物潜藏在了云雾当中,不断地低沉怒吼着,大地震动。

    靠着近些的武者身子不受控制,左右摇晃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超过七名顶尖的武者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剧烈的气机震荡已经影响到?#35828;?#33033;流转,从那个院子开?#36857;?#22320;面震动,绽开裂隙,裂隙像是粗糙的伤口一样,不断往四面八方蔓延,如果不是周围大片的建筑已经没有了人,这一下,恐怕要全部死绝。

    ?#24310;?#35328;混在人群当中,浑身冰凉。看着自己原先的院子化作废墟坍塌。

    他僵硬低下头,看着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脚下的裂隙,周围一片安静死寂,裂隙黝黑无光,像是狰狞的刀伤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!

    那人,究竟是谁?!

    院落之中,阿克阿里施展杀招之后,持刀后退数步,呼吸平缓,双手仍旧握持刀柄,并未因为这样的阵势而解除戒备,虽然如此,但?#20999;?#20013;仍旧不可遏制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抬眸环视左右,整个院子都已成了一片的废墟。

    唯独诸多武者所立足之处,仍旧还算是完好,这也正正彰显了各自的实力,他背后的街道,便毫无半点的损伤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发出夜枭般尖利的声音,笑道:

    “金鸿刀,就这样一个废物般的人物,竟也要我等一同出手?!”

    阿克阿里缓声道:

    “小心无坏事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声奇诡,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如此,那么便如此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能够轻而易举拿到这样一大?#26159;?#31639;是顶好的?#28784;?#20102;,此人的气息已经消失,王星渊已经死了,老子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阿克阿里摇?#36820;溃?br />
    “还没有见到尸体。”

    突有一道人闭目道:“确实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于王星渊的命格已经暗淡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30340;天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阿克阿里听到这道人开口方才稍微松手,心中安慰。

    正当此刻,突然有气机爆发,伴随着一阵狂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,撒手!!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机爆发,阿克阿里猛地转头看去,背后肌肉紧绷,仿佛?#31361;⒃旧?#23830;,手中重刀扬起,欲要再展杀招,背后显出一尊神灵虚像,一实一虚,浩大悠远,双目微睁,直直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周围诸多强手各自施展手段,异象冲天。

    阿克阿里听到里面熟悉的喝斥,双手持刀,保持警惕,道:

    “狂枪客?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书生,王星渊还有后手吗?!”

    狂枪客未曾回答,另外一道冷澈的声音淡淡道: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阿克阿里心中一顿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王星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气浪散去,在整个安息甚至于周边国家当中都享有大名的狂枪客一身白衣,双手持枪,面目狰狞,?#28508;?#21495;称距离神兵不过只?#21069;?#27493;之遥的龙牙震颤嗡鸣,发出阵阵凄厉?#24187;?#19981;能够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众人视线微凝,各凝气机。

    胡璇儿心中警惕,但是其实也没有过于?#36291;?#27605;竟对手是那个人,几乎可以认为是以一己之力,扶持古牧坐上了王位的?#31508;浚?#35828;他还有什?#35789;?#27573;,她阵的一点都?#25442;?#24847;外。 电?#36828;?:/

    毕竟是王星渊。

    也因此,这一次才会出现这么多的高手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有这样的念头,双眼顺着龙牙枪往?#20808;?#30475;,龙牙枪枪锋森寒,一只?#23562;?#30340;手掌轻描淡写握在了枪身伤,便即不能够半点动弹。

    视线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?#21152;?#28165;秀,或者因为玉簪被震碎的缘故,黑发散乱垂落,令原本温和的模样变得如浸染了早春残余的寒气,冷峻而淡漠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五官和容貌,未曾变化。

    胡璇儿的思绪有一瞬间的凝滞。

    然后双眸不受控制地微微瞪大,呢喃道:

    “王星渊?!”

    王星渊淡淡开口,道: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星渊,并不需要任何后手。”

    狂枪客目眦欲裂,道:“撒手!”

    黑榜二十七位的刺客化身为重重幻影,手中狼牙匕首携带劲风,彼此交错,撕?#26029;?#20102;王星渊的背后,与此同时,狂枪客鼓动周身气机,背后有火狮子般的异象升腾而起,嘶吼怒咆,扑身往前。

    “我?#24515;悖?#25746;手啊!”

    气机浩瀚,五品修为,当之无愧!

    王星渊轻描淡?#27492;?#24320;了握枪的手掌。

    心中遗憾,体内内力?#25512;?#26426;虽可调动,但是果?#26179;?#33021;更前一步。

    毕竟才刚刚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狂枪客骤然后退,旋即怒喝,手中之枪化作千百道凌厉的枪芒。

    王星渊抬手,右手双指往前,屈指一弹,枪锋骤然被弹开,左?#21046;?#32932;之下,隐隐?#21040;?#27969;转,麒麟印记浮现。

    但是却并无一?#35828;?#20197;看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全部注意力,都在眼前的近距离交手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狂枪客狂啸一声,手中长枪再度破空,凌厉非常,显?#28784;咽?#20986;了全身本事,眼前之人却仍旧闲散随意,最后枪锋直接被两根手指轻描淡写夹住,狂枪客心中一惊,正欲挣扎,一股沛然巨力仿佛渊海般爆发。以狂枪客之身法武功,居然遏制不住,被扯动着连连向前。

    ?#28508;?#20223;若龙牙的长枪被抬起,铮地一声,将阴影中刺出的两柄狼牙匕拦住。

    旋即一股粘稠如漩涡的劲气发动,两件在江湖之中有着赫赫威名的兵器连带着两位强横的武者,朝着一侧连带,挡住了另外一柄劈落的重剑。

    至此刻,安息国中,足足三名高手?#28784;?#21482;手掌拦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手掌的主人坐在紫檀木椅上面,除去了一片酒渍,衣衫整洁,神色平淡,随手抚平衣摆?#20687;?#30385;,右手从旁边桌?#38553;?#36215;另外一个酒盏,平静饮酒,仿佛观花赏月,不知为何,阿克阿里却从那双眼睛里品味出了并未有过的气度。

    阿克阿里神色平静下来。道: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!!”

    ‘王星渊’饮酒,轻描淡写道:

    “一个让你们?#25442;?#20877;有疑惑的人。”

    狂枪客面色狰狞,道:“区区一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突然气机流转,另外两人被生生震飞,另有一只手掌搭在了狂枪客的头?#24076;?#38544;隐足以令他整个人魂飞魄散的恐怖力量正蕴藏在手掌掌心当中,狂枪客的?#25104;?#24494;微一僵,再说不出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‘王星渊’的眸子微?#20445;?#36947;:

    “狂枪客?”

    声音顿了顿,道:

    “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狂枪客心中震颤,气机疯狂流转,却发现自身气机在运转到极限的时候,突然经脉一痛,旋即便猛然倾泻出去,完全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他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一幕,当下心中不可遏制浮现恐惧。

    杀人太多,没有想到临死之时会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阿克阿里双眼微亮,暴喝道:

    “映波上人,出手!”

    “诸位,事?#38414;?#27492;,退无可退,唯独一字杀而已!”

    伴随叹息,空气之中,突然浮现出?#35828;?#28129;紫气,一位身穿紫衣,容貌秀气的女子出现在了阿克阿里的旁边,手中握着一件极精致的紫罡珠,口中低喝,庞大气机调动神兵,化作了天地奇毒,充斥院落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?#22235;?#22825;地间难得?#36828;?#20026;主的神兵,虽?#24187;?#33021;完成,但是能吸纳天下奇毒,更能?#20174;?#20043;以攻敌,厉害非常,?#36864;?#19968;脉的武功不谋而?#24076;?#27492;刻为了能完成自身目的,毫不顾惜,种种奇毒,蜂?#20992;?#20986;。

    诸多武者识得厉害,皆往后退避,各自施展出离体剑气之类武学攻?#23567;?br />
    倒在地上的狂枪客双眼怒睁,想要告诉其余人这个院子里有古怪,却气机尽去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王安风双眸微敛,整个院子已经被他花费心血,布置成了特殊的阵法,是毒阵,主要的毒却并非是杀敌,而是化功,将武者离体气机化作剧毒,再?#36828;?#26041;秘术布置下的奇术,暂且更改地脉,令?#35828;?#20843;卦龙行,汇聚于紫檀木下。

    他双目微阖。

    这些人为杀他而来,出手毫不顾惜,气机澎湃。

    离体气机化作毒雾,复又被东方秘术,天机阵法引动,朝他而来,若是平常,必然被这巨大的气机撑破气脉,自讨苦吃,但是此刻,就在此刻,他的金钟罩,终于修复了最后一处伤势。

    庞大的气机毒雾?#25442;?#20803;体转化,化作气机,充斥在封印了三月的气脉当中,初入四品的金钟罩在庞大的气机支撑下,势如破竹,快速推进,达到了此刻的巅峰。

    毒物控制不住,几乎要往外面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立在安全的位置?#24076;浪?#30447;着前面氤氲的毒雾,心中戒备。

    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胡璇儿心中微松口气,呢喃道:“成了吗?”

    另有一人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掌握神兵紫罡珠的女子却神色一变,感觉到不知道多少代人练就的紫罡珠突然有超脱自己掌控的趋势,其中的气机如同决口之水,蜂?#20992;?#20986;,连连掌握,却再也控制不住,面色煞白,张口咳出鲜血。

    掌控之力消失,毒物突然暴动起来,一层一层,起伏不定往外面涌动,正当阿克阿里心中不安的时候,突?#28784;?#36947;乌光闪过,毒雾骤然被从中间划开两半,诸多剑气刀芒,齐齐碎裂,仿佛光屑一般,私下散落。

    在一片紫色当中,一条通道就像是传说中分波开浪的传说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神色冷淡。

    紫色的毒雾潜伏左右,气机碎裂的流光四下散?#25671;?br />
    阿克阿里正要动手抢占先机,身躯突然僵硬,视线凝固,一点一点望下去看,看向低低鸣啸传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他和白衣王星渊之前。

    一柄墨色的断刀倒插在地,铮?#24187;?#21880;

    记忆中的文字瞬间蜂?#20992;希?#32769;者的?#25104;?#21464;得苍白,不只是老者,所有人都在瞬间失去?#25628;?#35821;的能力,仿佛在这一个瞬间都被剥夺了思考的能力,只是呆呆看着?#28508;?#40657;色的断刀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神色冷淡,眸光低敛,随意道:

    “某是谁?!”

    “不过动极思静,体炼红尘的闲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被汝等搅了闲性。”

    阿克阿里感觉到呼吸一滞,体炼红尘,是道门武者踏足四品巅峰之后,意图突破,方才采取的手段,他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,心脏疯狂跳动起来,原来刀狂果?#28784;?#32463;达到了这一步么?

    四品巅峰,只差最后一步,就可以踏足宗师?#24120;?#31435;足宗师!

    可旋即,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句话背后的意义,寻常的武者,不过是封去武功,体悟人情冷暖,明了我与吾的差别,明心见性,以入宗师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之人,?#35789;?#20197;一己之力,逆转国势的?#31508;俊?br />
    阿克阿里心脏疯狂跳动。

    以一国风?#31080;?#21270;为棋子,自封武功,炼心炼性?!

    难怪王星渊手无?#32771;?#20043;力,难怪如此。

    王星渊已死,而刀狂活。

    阿克阿里瞬间明白了先前道人测算的命格。

    何?#21364;?#25163;笔!

    又是何等狂妄!

    白衣王星渊起身。

    气浪绵延,一道宽大白袖如?#21697;?#36807;,转为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气机尽数溃散。在这个时候,王安风突然想到了最后所看的东方奇术,兴之所至,不在乎成败,随手动了动。

    最后阵法的残余,勾勒天机。

    安息王宫当中,安息王正看着钦天?#30634;?#30340;图景,周围两人正是储君和那古拙男子,三人尽数失言,正在这个时候,那古拙男子突然看到白衣王星渊垂下的右手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一声清越鸣啸,骤然暴起。

    安息王宫之中,能远传气机为幻像的奇物钦天镜骤然?#28010;欏?br />
    彰显安息王尊贵的金玉墙壁?#24076;?#24067;满了蛛网般的裂纹,虚幻的气机凝聚,化作了一柄墨色的断刀,仿佛真实。

    昂然如龙的刀鸣声,骤然暴起。

    安息王面色煞白,手腕突?#26179;?#24494;一震,手中宝物吱呀声响,崩裂一道裂缝,裂缝逐渐扩大,整个宝物彻底?#28010;椋?#33853;在地?#24076;?#21486;啷作响,倒映着三人的面目。

    已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?#25237;?#26364;王城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刀鸣清?#21073;?#21407;本儒雅病弱公子踏前三步,身上广袖白衣,转眼化作黑色劲装,面容冷峻,?#21152;?#20912;冷,三步之后,身形突然模糊了一下,避开诸多武者的兵器锋?#23567;?br />
    再度出现时候,已经在众人中央,竟是毫不避退。

    单足点在刀柄之?#24076;?#36127;手而立,衣摆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圆月在天,双手倒负。

    张狂,霸道。

    英烈决然之气,冲天而起!

    “汝等,自尽罢!”

    ps:今日更新奉?#24076;?#21834;……今天只有这更了……

    ?#26087;?#25913;改的爆发……

    我的?#25105;?#32463;莫得了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神秘的百慕达免费试玩
北京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福利彩票买大小单双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 安徽快3客户端下载 ssc平台一条龙搭建 破解北京快3规律 房卡麻将代理平台 st股票是什么意思 11选5任8技巧稳赚 合乐888注册登录网页版 黑龙江快乐10分 二人麻将过胡 山东时时彩 欢乐生肖中奖规则 哪些公司用免费模式赚钱了 365网球比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