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营救

作者:萦索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齐淑拉足尖一点,站立在星门?#21697;?#19978;。瑟瑟的山风吹拂着她宽大的衣袖下摆,凌冽摇摆。虽然容?#31456;?#24275;秀美,似乘风而来的高人。可她神情呆板、气质诡异,而身着的衣袍是深红色,红得渗人——毕竟在地下埋了六百年了,颜色似新还旧,有一股历史的沧桑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只是黑眸一瞥,挥挥手葬送了三万余妖族的性命。

    再转头,看向星门众人。

    眼中没有悲喜,没有爱恨,渐渐的她抬起手。

    星门弟子中稍微胆量气弱的,都畏惧的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只有寥寥几位反而上前,朝齐淑拉拱了拱手,“未知仙尊大驾光临,失礼失礼!“

    “晚辈长御景!师承星门隐星流,是第二十九代天元殿殿主。听闻仙尊在六百年前仙逝,原来史书作假,仙尊尚在人间!“

    “不知仙尊降临星门,有何旨意!晚辈等人,正与妖族圣女洽谈商量两族未来相处之事,还请仙尊示下!“

    齐淑拉黑眸似盯住了长御景,随即又挪开了目光。她抬起头,宽大的袖摆飞扬起来,如同鸟类的翅膀,纵着她飞离。

    一字未发。

    这已经?#20999;?#38376;众想得最好的?#32622;?#20102;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?他们不是没见过,当初?#21561;?#26970;夏?#26377;?#36784;大殿活过来,所有人都是期待的,默许的,不然中间打断——那就没楚夏什?#35789;?#24773;了!

    可发生在齐风仙尊身上,越想越骇人!

    “等等,你们看!“

    困扰众人多日的黄金棺材飞起来了!

    那么沉重的,还蕴含空间隧洞法则的棺材,竟然无风自动?

    长御?#20843;?#38388;反应过来,朝齐风仙尊的方向看去。原来她看似没在意黄金棺材,飞离的时候身?#20185;?#20986;无数道丝线,一丝丝、一道道缠绕住黄金棺材。丝线透明,近乎无色,这才难以发现!

    “齐风仙尊是为黄金棺材来的?“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是为了?#20309;酰 ?br />
    ?#20309;?#23608;身的诡异,不亚于齐风仙尊的死后复生。两大祸根齐齐离开了星门,加上妖族大军伤了大半,这次星门的危机算是解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长御景走到青修、孤雏圣女面前,“后山还有妖兵,你们什么打算?“

    孤雏还罢了,青修忍了又忍,“够了,?#25381;?#20320;警告了,我这就下令退兵!“

    “青修,何必生气。刚刚若不是他维护,只怕齐风仙尊顺手就把我们杀了……“

    回想刚刚被齐淑拉盯住,全身的血液都冰冻住的惊悚感,青修打了个冷战,嘴上却不肯服输,“?#20063;?#19981;信,她是为了长御景几句无关紧要的废话,?#22836;?#36807;我们?说不定,本来就没有伤害我两的意思……“

    孤雏摇摇头,她宁可抱着最坏的念头推测,也不敢存一分侥幸!

    “这些就不提了。东王被齐风仙尊带走,我们任务失败,要如何回去复命?“

    妖神令一下,根?#25937;?#19981;得她们退缩。?#36864;?#25112;至最后一兵一卒,也要完成目标。

    青修露出畏惧?#21482;?#20043;色,“回去只有死路一条。“

    长御景这时才问道,“妖神数百年未曾有明确的指令了,怎么会突然……下了妖神令?又为什么攻击星门?“

    孤雏摇头,“具体我也不知。只知那日圣埠朝拜,妖神殿突然显出妖神令,让我等进入星门宝库,夺走三样灵器。一?#20999;?#36784;斗云图,一是觅星剑。一是奇花百合。奇花百合原是符仙门重宝,被拆分了两部分,我和青修、若?#31080;?#20998;三路,她们来星门,我去了南域,找到了这半朵。“

    她拿出手中的一片花瓣。

    花瓣不大,表面如玉温润透亮。

    长御景对这片花瓣并?#28784;?#22806;,因为天元殿也有一朵,形状虽然?#28784;?#26679;,但灵觉一?#21073;?#24212;该是一类。它的来历,应当是祖师前辈分?#36879;?#21508;殿的。只是这花瓣要组合,变成“奇花百合“?就没听说了。

    星门内部都不知具体,妖神那边是怎么知晓的?

    长御景领着孤雏、青修返回星门。直接穿越中轴线,抵达后山,?#20843;?#20102;若云圣女。

    若云圣女见大势已去,只能投降了。

    ?#36824;?#22905;婉拒了青修孤雏的?#20843;擔?#30041;在星门。孤雏和青修都是长御景的亲生女儿,留在星门不?#24403;?#30340;,性命可保。她留下,就?#30475;?#26159;受辱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任务失败,又丢了黄金棺材,回圣埠肯定要遭受极刑!“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的命。我可以死,绝不做阶下囚!“

    若云带着她收下的兵离开了。

    青修最是宁折不弯的,差点跟若云一起走了,若不是孤雏死死拉着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和她比吗?她的族人都在,而且老弱病残多。她若是不回去,族人肯定死伤无数,说不定要灭族。你信我,她坚持回圣埠,不是多?#39029;希?#20063;不是为了复命,而是在妖神惩治之前,她还是圣女之尊,先诛杀了?#20999;?#21644;她有仇恨的!“

    青修这才作罢——她和自己的族人关系不紧密,况且没了她,族人也会推出一个新圣女,?#25442;?#26377;灭族之忧。

    长御景亲自将青修和孤雏送到星牢之后,方带着南域符仙门的那枚残留的花瓣,回到天元殿。召集了其他星门高层,说起这“奇花百合?#21834;?#33021;得妖神看重的,必然有大缘故。一定要调查清楚!

    “调查不急在一时,神崎世?#28082;?#28552;也失踪了,还有之前奉命探查棺材的弟子们,要如何营救?“

    “营救我已经有了妥善?#25165;擰!?br />
    不知楚夏从哪里冒了出来,她贴了两?#27531;?#32993;子,穿?#29260;?#36890;侍从的衣衫,关键是身?#20185;?#21457;出一股酸臭味。

    “楚夏,你、你这是怎么了?“

    陈木星为沉木殿殿主,自然也在星门高层范围内,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亥班弟子,因为容貌不老,始终是十几岁的孩子外表,这会儿他不急着解释自己的身份问题,?#20219;?#36215;了楚夏。

    楚夏白了他一眼,“伪装身份啊!“

    “你在自家宗门里,伪装什么?“

    “哼哼,我喜欢换装游戏,你管得着吗??#20843;?#21518;她懒得和陈木星掰扯,直接冲着长御景以及其他殿主道,“?#34915;?#36890;了一个二五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什?#35789;?#20108;五仔?“

    楚夏又翻了一个白眼,耐着性情解释,“就是一个内奸。它跟在齐淑拉身后,可以帮我传递消息。“

    “齐淑拉?#36136;?#35841;?“

    真的要气爆炸了!

    楚夏掐着腰,“齐淑拉你都不知道?“

    陈木星摇头,其他星门高层面色平静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齐淑拉,就是齐风仙尊啊!你们?#25442;?#36830;她的名字都不知道?#26705; 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齐淑拉?齐风仙尊?这……等等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“

    楚夏喘着粗气,“因为我见过她的墓碑!她的亲哥哥给她立的墓碑,上面写着齐淑拉三个大字!还要我解释她为什么叫齐淑拉吗?“

    “你见过齐风仙尊的墓?不可能!符仙门历代掌门,几乎找遍了。星门这几百年,也去找过她的墓地,半点线索都没有!你才出去过几趟,怎么知道齐风仙尊的墓地呢?“

    “?#20063;?#20165;知道,?#19968;拱?#22905;挖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陈木星?#36864;?#26377;人的看法一致,“口说无凭。“

    楚夏再也不浪费口舌了,直接晾出“星光电影符?#21834;?#21407;来?#20309;?#21457;明这道符箓,最重要的使用场合,是这里啊!画面的震撼,比任何言语的描述?#35760;浚?br />
    影像中,楚夏调用周天的星辰之力,把一块土地生生拉扯到半空,然后她跳进坑里,把女尸拖出来,抽出了裹尸布的线头,露出深红色的衣袍。

    这衣袍?#35748;?#33395;又陈旧的独特感觉,是时光附着的奇异感,独一无二,谁见了能忘?

    ?#32610;?#30340;是齐风仙尊!等等,怎么没?#22411;罰俊?br />
    楚夏使劲拍了拍胖头,胖头吐出了齐淑拉的头颅。

    她口中念念有词,说着什么,胖头却不肯了,一边摇头一边和璞小七退后,头埋在土里不听不听。

    实在无奈了,楚夏只能自己动手开始做针线活,笨手笨脚的,戳了自己好几针。也许就是这样,那尸毒才入侵了。指尖渐渐发黑,可她全神贯注的帮齐淑拉缝头和脖子上的皮肉,根本没注意。

    等发觉了,两只手掌一半都感染了黑色。

    楚夏闭眸用力,很快恢复原来色泽,只在小指头留了点黑色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陈木星吐出一口气,“你说的二五仔,就是这?#35805;?#22934;?#26705;?#23427;敢背叛齐风仙尊么?“

    “我又不蠢,它答应背叛,我也?#25442;?#30456;信的!我只是让他拍摄一些重要的内容而已!“

    ?#20843;?#31455;然答应?“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答应?它?#21069;?#22934;,寿命很长的,还能活很久。齐淑拉看在它?#39029;?#25968;百年的份上,些许小错误?#25442;?#20260;它。我就?#28784;?#23450;了!不答应我的话,?#19968;?#35753;听生死两难!“

    楚夏哼哼两声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那它拍什么了?“

    楚夏拿出“星光电影符“,“一起看看?#26705;?#33509;是顺利……“

    寒澈竟然被空间隧洞卷走了,也不知自己的计划可行不可行!能不能救他回来!

    这枚星光电影符,符光一闪,具显出来的画面粗糙,光感极糟,昏暗、幽深,只能?#21561;?#40784;淑拉摇摆的红袖子,多余的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忍着这样难受的、摇晃的镜头,还有断片,时不时的黑屏,终于显出一点有用的!

    齐淑拉将?#20309;?#30340;身体?#29260;剑?#22260;绕着她转悠了半天,似在研究怎么下手。

    她引来雷电,噼里啪啦的电光,炸?#38376;?#22836;屁滚尿流,黑暗了好?#25442;?#20799;才哆哆嗦嗦又回来了。清晰得?#21561;剑何?#27809;有被雷电所伤害。

    之后是水淹,火烧,土埋等等。齐淑拉甚至还?#32654;?#22120;,以音律之杀控制?#20309;?#36523;体?#28784;?#37117;失败了。

    最后她想出的主意,是用刀割自己。以自己的血肉控制属于白家的傀儡!

    ?#19978;В?#22905;已经没有任何流动的血液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肉身也非常强大,普通的灵器都刺不破最表面的肌肤。

    齐淑拉焦躁无比,快速的?#31245;?#32780;出,只留给胖头一个遥遥的背?#21834;?br />
    看完之后,楚夏吐出一口气,“有什么锋利的灵器?齐淑拉马上要过来索要了!“

    ?#20843;降?#35201;干什么!“

    楚夏畏惧的缩了缩肩膀,“肯定是最可怕的……“

    都?#21069;?#23478;家主的傀儡,齐淑拉能怎么对?#27934;海?#23601;能怎么对付她!

    说起来,没有空间隧洞法则保护的她,在齐淑拉面前更不堪一击啊!

    楚夏赶紧把发臭的衣衫裹紧了些,生怕自己的气?#27934;?#20986;,让齐淑拉察觉!

    正如她预料的,齐淑拉直奔星门宝库而去,且守卫得了吩咐,不敢阻拦,她进去后挑选了两样,便飞走了。

    ?#20843;?#25343;走了什么?“

    “星源刺和聚星塔!“

    “都是源星流的灵器啊!“

    源星流和隐星流一样,都是流传千载的古星法诀。这个流?#38378;?#21046;的灵器?#28784;?#23574;锐出名,而是在灵器中混入一丝源星流的根本,使用起来有一种“大道归一“之感。若不是对弟子资质要求?#37327;蹋?#36825;个流派肯定十分鼎盛。

    众人思索了半响,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而后,胖头发来了第二枚“星光电?#21834;?#31526;——画面清晰度好了很多,齐淑拉手持聚星塔,从塔顶?#22836;?#30340;光芒,照了?#20309;?#19968;遍。如同x光,肌肤之下的骨骼、经脉,?#28784;?#26174;现。

    虽然短短一瞬,也看清楚了!

    看似人类骨骼和血肉,怎么有点不对劲?人体除了几大动脉经脉外,更多的是毛细血管啊!怎么这么细致的照射,照不出任何细微血管呢?

    齐淑拉没有在意,又用星源刺刺中了?#20309;?#23567;腹和胸口的大穴,星源之力爆发,瞬间摧毁了姜莹留下的傀儡之?#25343;?#21360;。

    傀儡春……失去了凭依,回归她本来的命运……骨销身灭,眨眼之间血肉腐烂,白骨累累。

    而那一丝空间隧洞的法则之力,也逸散半空,忽然收到?#25345;治?#24341;,消失了!

    齐淑拉维持一手聚星塔、一?#20013;?#28304;刺的动作,看着小傀儡崩坏,而本该她所得的那丝大道法则,竟然没了!被人截胡了!

    冲天的愤怒无法遏制,三千发丝直立立的扬起,瞬间狂风暴雨大作。

    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神秘的百慕达免费试玩
生肖时时彩 河北家乡麻将作弊器 3d稳赚不赔绝招 足球体育比分 1000炮单机捕鱼游戏 熊猫麻将可以上下分不 吉林快三购买技巧 双色球投注走势图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江苏快3预测与推荐 天天分分彩是什么彩 牛天王中心棋牌 天天分分彩是什么彩 三分彩 卡五星麻将拿牌顺序 江西多乐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