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650章 一个国家的悲痛

作者:迪巴拉爵士
    御医是被架着进了福宁殿,当他们到时,曹皇后已经控制住了福宁殿及周围。

    “马上诊治!”

    曹皇后坐在床的另一边,赵祯的嘴张开,发出一串无意义的声音,目光中带着惶然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安心,官家,安心。”

    御医们见赵祯的面色青紫就慌了,赶紧诊脉,然后有人喊道:“生火!”

    生火熬药!

    另一人却等不得了,喊道:“针灸!马上!”

    银针被取出来,艾绒被点燃……

    曹皇后亲自把赵祯的衣裳脱开,过程中两人各自有一?#30343;?#22312;握着。

    御医咬牙看了赵祯一眼,然后下针。

    赵祯的嘴角流出了一抹白沫,有御医绝望的喊道:“艾绒!快,点燃了!”

    赵祯在看着曹皇后,眼中的惶然渐渐变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曹皇后感觉他的手指头在动,就低?#36820;潰弧?#23448;家,您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赵祯的眼神平静,带着些微笑,用食指在她的?#20013;?#19978;缓缓写着……

    “针弯了,谁有?谁有?”

    “快,官家的脉乱了!乱了!”

    那根食指在曹皇后的?#20013;?#37324;缓缓移动着。

    曹皇后凝神看着,感受着。

    “章……章……”

    她认出了一个章字,可后面那个字却有些复杂,赵祯的手指渐渐无力……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曹皇后抬头看去,说道:“臣妾……臣妾认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药好了!”

    外面忙乱了起来,接着有人端着碗冲进来。

    赵祯的手无力垂落,他看着曹皇后,微笑着无声的重复说着一个字……

    曹皇后定定的看着他的嘴,喃喃的道:“娘……娘……”

    章,后面那个复杂的字就是懿。

    他的生母李氏的封号便是章懿皇后。

    一个御医扶起赵祯,另一人扒开他的嘴,然后开始灌药……

    赵祯已经不能吞咽了,药汁从他的嘴角流淌下来。他偏头看着曹皇后,眼中有期冀……

    曹皇后的眼睛睁着,泪水缓缓滑落。

    她吸吸?#20146;櫻?#28857;?#36820;潰骸?#22826;后娘娘那里,臣妾会让人去禀告!”

    儿子要去了,他想和母亲在九泉之下相会,于是要遣人去通禀。

    赵祯的眼中多了欢喜之色,竟然灌进去了些药。

    “官家喝药了!”

    狂喜的声音中,赵祯缓缓移开目光,看着虚空。

    他?#26377;?#23601;没有母亲的宠爱,他一直以为这是正常的,直至有人告诉他,那个女人不是你的生?#31119;?#20320;的生母一直在默默的看着你,?#24202;?#25954;和你相认。

    刘娥那个恶毒的女人啊!她活生生隔开?#23435;?#30340;母?#20303;?br />
    他想感受母亲的温暖,却只能看着那浸泡在水银里的女人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此后他再想看到母亲,就只能从那幅画里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微笑的女人缓缓?#26377;?#31354;中走来。

    她在微笑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是母亲吗?

    母亲来接我了。

    赵祯的脸上浮起了笑容,就像是个孩子般的?#31354;妗?br />
    他缓缓抬起手,那几个御医神色哀伤,急忙起身避开。

    有人在哽咽。

    陈忠珩缓缓跪在地上,脑袋一下下的颤动着。他的嘴唇紧抿,泪水划过脸庞。

    曹皇后缓缓站起来,她的脑海里全是空?#20303;?br />
    那?#30343;只?#32531;落下,赵祯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是大宋。

    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仁君名号。

    也不是?#20999;?#20182;一?#40763;?#25346;着的百姓。

    只是一声娘。

    曹皇后低头,泪水从眼中滴落。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?#20999;?#24481;医跪下了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?#20999;?#20869;侍和宫女跪下,哽咽声不断。。

    曹皇后呆呆的站在那里,看着自己的丈夫缓缓?#19976;狹搜?#30555;。

    你去了……

    曹皇后擦去泪水,吩咐道:“看好医官!”

    陈忠珩爬了起来,“是。”

    有人带着御医们去了偏殿,他们的命运将会在几天之内决定。

    陈忠珩哽咽道:“圣人,该请宰辅们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曹皇后木然看了一眼外面,说道:“深夜开宫门,那是授人以柄。让人悄然出去,别说缘由,只让宰辅们黎明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去厨房弄粥来,就说官家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封住我住的地方,?#20999;?#20869;侍宫女谁敢擅自离开,死活不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曹皇后就站在那里,有人说道:“圣人,可要告知?#39318;?#21527;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很敏感,是不是让?#39318;?#20986;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曹皇后摇头,“他的地位稳固,此刻最好不动。少犯错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坐在了床上,看着带着微笑的丈夫,喃喃的道:“你这便去了,我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吃东西太多让你厌弃,可我?#24202;?#39640;兴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这么呆呆的坐着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明亮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圣人,宰辅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皇后缓缓转动脑袋,?#26412;?#37027;里发出了咯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宰辅们进来,当看到赵祯时,韩琦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泪水滑落,然后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”

    曹皇后遣人出宫报信,虽然没说具体的事,可他们却都猜到了。

    猜到是一回事,见到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包拯嚎哭着,他知道自己的君王去了……可却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请了?#39318;?#26469;。”

    韩琦抹去泪水,现在他必须要主持大局,没有时间悲伤。

    赵曙随后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赵祯已经被包敛起来,看着神态祥和。

    赵曙的嘴唇动了一下,然后跪下,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给了他?#19976;?#38590;忘的难堪,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他。

    韩琦忍泪道;“请大王随后继位。”

    欧阳修吸吸?#20146;櫻?#21898;道:“给大王更衣!”

    赵曙麻木的站着,任由?#20999;?#20154;给自己换上了御服。

    韩琦说道:“马上召三衙?#21152;?#20399;以上,宗室刺史以上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召百官入宫!”

    “让王珪草拟遗诏!”

    一道道的命令有条不紊,气氛渐渐安?#35748;?#26469;。

    韩琦走到赵曙的身侧,低?#36820;潰骸?#22823;王,此刻可要通禀天下吗?”

    赵曙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韩琦看看左右,最后指着麻木的陈忠珩说道:“你去,把消息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忠珩伺候了赵祯多年,那么最后一程自然也该是他。

    陈忠珩木然点头,然后转身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一路上他遇到了百官和宗室,他就减慢了速?#21462;?br />
    他缓缓看着这熟悉的宫中,却觉得多了陌生。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一个宏大的声音传来,陈忠珩知道这是新皇登基。

    由于赵祯驾崩的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所以赵曙必须要尽快登基,减少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我的帝王呢?

    他缓缓走过?#20999;?#22320;方,身后的内侍和侍卫们都在垂泪。

    被声音惊动的人们走出来,看到陈忠珩的打扮和模样,有人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官家!”

    “官家啊!”

    ?#20999;?#20869;侍宫女跪在地上,嚎哭声渐渐传开。

    陈忠珩缓缓出去,到了政事堂那边时,?#20999;?#23448;吏们都站在外面,见他过来,都缓缓跪下。

    “官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忠珩出了宣德门,外面就是御街。

    ?#34987;?#30340;御街上人流如织,在看到陈忠珩后,这些?#34987;?#37117;停滞住了。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”

    宫中传来了钟声。

    陈忠珩看着这些人,他仰起头,任由热泪滚落下来,奋力的喊道:“陛下去了!”

    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,长长的御街?#36335;?#34987;人施展了定身法,所有人都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,老泪纵横的喊道:“官家去了!”

    瞬间,御街上再无站立之人。

    “官家去了!”

    百姓们嚎哭着,声音汇聚在一起,渐渐的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嚎哭声从近到远,远处得了消息的百姓也在嚎哭。

    整个汴梁都在悲伤。

    “官家去了,我们怎么办?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百姓失去了仁慈的帝王,他们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一条小狗站在跪倒的人群中间,眼前的景象让它有些好奇,于是就顺着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?#20999;?#27882;水滴落,暮春的泥土贪婪的在吸收着这些苦涩的水分。

    小狗一路往前跑。

    往日它这么跑的话,?#20999;?#20154;会?#26032;睿?#20250;踢打。

    可今日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恸哭。

    小狗突然止步,歪着脑袋看着左边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双手撑在地上,微微抬着头。泪水?#34915;?#20102;他的脸。他的嘴张开的很大,能看到里面的黄板牙……

    鼻涕顺着流淌下来,他没有丝?#25947;?#35273;,只是用力的呼吸,然后用力的嚎哭……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读书人在嚎哭着,再无半点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早些年有考生远?#29100;?#22478;赶考,在殿试?#26032;?#27036;,只能归家。可这归途漫漫,寒门学子竟?#28784;?#19968;路乞?#27490;?#21435;,有人甚至为此自尽。官家知道后,心痛的说以后的殿试再也?#20987;?#33853;考生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后世殿试?#20987;?#33853;考生的来由。

    无数人在嚎哭。

    这座当世第一的城市在嚎哭。

    无数悲伤在汇集。

    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帝王。

    那位帝王仁慈,哪怕是觉得皇宫局促,可在想扩建之前依旧会和‘邻居’们商议。邻居们拒绝拆迁,他?#30343;切?#21621;呵的停止扩建,继续住在局促的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他听闻百姓受苦会落泪,?#22411;?#36523;受。

    下面一旦禀告地方百姓受苦,要求减免赋税,他总是会答应,从不迟疑。

    他总是这般仁慈,对待自己却异常苛刻。

    小狗跑到了陈忠珩的身前,微微摇动着尾巴。

    陈忠珩低头,想起了自己的帝王。

    宫中的内侍和宫女犯错后,若是被官家知道了,他总?#20999;?#21621;呵的说不碍事,不必处罚。

    宫中人希望他能长命百岁,直至永久……

    可是他去了啊!

    他泪流满面的再次抬头,就看到了沈安。

    泪流满面的沈安……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相对站立。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是沈安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悲痛,他的?#33251;?#22312;颤动着,继而浑身在颤抖…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神秘的百慕达免费试玩